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反兴奋剂与兴奋剂猫鼠大战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7:07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反兴奋剂与兴奋剂猫鼠大战

近日,国际自行车联盟宣布,认可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对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阿姆斯特朗的处罚决定,并剥夺他的全部7届环法赛冠军头衔,实施终身禁赛。   曾经的“七冠巨星”,众多车迷心目中的英雄,阿姆斯特朗这个地地道道的“美国偶像”没有被癌症病魔打倒,却被兴奋剂推翻在地。   从1996年开始,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就一直怀疑阿姆斯特朗长期使用违禁药品,并一直对其进行调查和指控。就这样,阿姆斯特朗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斗智斗勇”了整整16个年头。   时至今日,多年前而起的禁药传闻,终于有了答案。“巨星”陨落,职业自行车运动迎来黑暗的一天。   毁在兴奋剂手里的不止阿姆斯特朗一人,翻开人类竞技体育的历史,你会发现世界第一飞人本·约翰逊、美国田径超级巨星卡尔·刘易斯、称雄世界田坛的女飞人马里昂·琼斯……这许许多多原本闪光的名字同样被兴奋剂抹黑。   兴奋剂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么多体育健儿铤而走险、前仆后继呢?到底有没有方法能够降服这只恶魔?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老鼠不是米老鼠———   服用兴奋剂虽提高成绩但危害身体   兴奋剂在英语中称“Dope”,原义为“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由于运动员为提高成绩而最早服用的药物大多属于兴奋类药物——刺激剂类,所以尽管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甚至有的还具有抑制性,国际上对禁用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另外,还有一些方法和手段也是明确被禁止使用的。因此,如今通常所说的兴奋剂不再是单指那些起兴奋作用的药物,而实际上是对禁用物质和方法的统称。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说:“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以阿姆斯特朗尿液中被查出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为例,它属于肽类激素。促红细胞生成素是人体肾脏中可自然产生的一种激素,具有促进红细胞增生及维持血中红细胞数稳定的作用。据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前任所长张长久介绍,当促红细胞生成素被输入血液之后,会与骨髓中的受体结合,产生更多的红血细胞。血液中的红细胞越多,意味着输送给肌肉的氧气就越多,运动员的耐力也就越好。   而另一种常见兴奋剂——睾酮,作为合成类固醇(蛋白同化制剂)的一种,则具有促进蛋白质的合成以增加肌肉力量的作用。   然而,一面天使,一面魔鬼。赵健表示,优秀的体育成绩只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先天良好的身体基础,二是科学的训练,而服用兴奋剂只能获得一时风光,它在提高运动员成绩的同时也在伤害着他们的身体健康。   例如滥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由于额外增加了血液中的红细胞数量比,会让使用者的血液变得粘稠,血流明显减慢,引发高血压、脑血栓、中风等,甚至可能会导致死亡。英国曾报道,有19名荷兰和丹麦自行车运动员的死亡可能与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有关。   而类固醇会导致脂肪代谢紊乱、肝功能异常、头痛、高血压、秃发、前列腺肥大、精液过少或无精、性欲改变、过度攻击行为等。其对女性的有害作用几乎都是不可逆转的,其中包括:引起月经不调和闭经、乳房扁平、阴蒂肥大、痤疮、多毛症、嗓音低沉等。特别令人担心的是,许多兴奋剂的有害作用并不会当时显现,而是在数年之后才会表现出来,例如导致癌症和胎儿先天畸形等,而且即使是医生也分辨不出哪些运动员正处于危险期,哪些暂时还不会出问题。   ———小猫稚嫩老鼠狡猾———   技术、时间等因素使兴奋剂有时查不出   阿姆斯特朗1999年获得了他人生第一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但是直到2005年媒体才爆出从他1999年的尿样中检测出含有促红细胞生成素。另据报道,在阿姆斯特朗曾进行的200多次尿检中,只有两次可疑的药检阳性记录。抛开人为因素的干扰,为什么兴奋剂的查出如此困难呢?   首先,在药物检测手段与新兴禁药的使用之间通常有时间上的滞后期。赵健说:“这就像消灭犯罪,首先要有犯罪事实,才能取证定罪一样。很多兴奋剂在被运动员使用之前是用来治疗疾病的药物。因此,检测人员很难甚至说不可能完全预知,哪种物质会被选择滥用而成为兴奋剂。只有当某种兴奋剂出现之后,检测技术才能相应而生。”   以促红细胞生成素为例,虽然早在20世纪90年代,促红细胞生成素就被国际奥委会列入禁用清单,但直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人们才通过结合血检和尿检,找到了一种可以大面积推广的、可靠的检测技术。所以那个时代的自行车手们滥用促红细胞生成素是查不出来的。   其次,即便在某种兴奋剂的检测法诞生之后,也有很多可以蒙混过关的作弊手段。例如调控好时间差,往静脉血管里直接注射微小剂量的违禁物质,或使用蛋白酶遮蔽剂破坏尿液中代谢出来的成分等。   赵健说,兴奋剂检测和药物代谢的窗口期有非常大的关系。有些药物在进入体内几小时后,浓度就会下降,因此在药物的代谢末端进行兴奋剂检查检测,就有可能无法确证运动员曾服用过兴奋剂。   前美国邮政车队队医斯特芬向媒体揭露说,一些参加环法自行车赛的运动员早在参赛之前的集   训期间就开始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提高血液中的红细胞浓度。促红细胞生成素只需3天就可以通过代谢排出体外,在尿液中无法查出,微量的促红细胞生成素甚至12小时以后就无法查出了。   再次,兴奋剂的检测是极其严格和规范的,必须要万无一失,做到100%的可靠。“如果检测结果有任何瑕疵,都不能判定该运动员的尿检呈阳性。”赵健说,也许有很多检测结果高度可疑,但是由于确认阳性检测结果的标准,容不得丝毫偏差,所以即使检测出了这样的结果也不能被判定为阳性。另外,限于目前的检测技术,对于传统的外源性兴奋剂如刺激剂、β-阻断剂、利尿剂等药物的检测相对容易;而针对如睾酮、人体生长激素(HGH)等人体自身也能产生的物质,就要区别是自体产生的还是外界摄入的,检测技术更加复杂,需要采用同位素比质谱法进行检测。   ———小猫要做好猫咪咪———   打败兴奋剂仅靠提升检测技术远远不够   “作为一个美国体育界英雄式的人物,要查出阿姆斯特朗的违禁问题,遇到的压力和阻力可想而知,这是反兴奋剂斗争的一次胜利。”在谈到阿姆斯特朗因服用兴奋剂被剥夺全部环法赛冠军头衔,并实施终身禁赛时,赵健感慨无限。“像阿姆斯特朗这样一个英雄都掉到了药罐子里,的确让人感觉震惊和悲哀。自行车运动乃至整个体育界都应该从这件事情上得到一些启示和警示。虽然体育运动面临着诸如兴奋剂这样的巨大挑战,但也应该看到,一些正义之士正在坚持不懈地和这种现象作斗争。”   曾经有人将兴奋剂和反兴奋剂形象的比喻为老鼠和猫,老鼠在前面跑,猫在后面追。虽然反兴奋剂是只跟在老鼠后面跑的猫,但是这只猫一直在努力,终有一天会抓住老鼠。   检测技术是反兴奋剂这只猫的利爪,目前,这只爪子已经磨得更加锋利——朝检测精度更高,可检测出服用兴奋剂的窗口期更长发展。“打个比方来说,以前是可以检测出一个泳池里的一勺糖,现在可以检测出5个泳池甚至10个泳池里的一勺糖。以前只能检测出几天内运动员是否服用兴奋剂,现在则可以检测出1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赵健如是说。   不仅如此,这只猫还磨练出猎犬般的嗅觉,紧紧追踪着可能出现的最新型兴奋剂。赵健指出,已经有反兴奋剂机构开始与制药企业合作,一旦研究人员发现某些药物里的成分可能会被用作兴奋剂,他们就会对其进行追踪研究,提前建立检测方法;对于未来运动员可能会使用的基因兴奋剂,各国反兴奋剂机构也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然而,除了磨尖爪子、敏锐嗅觉外,这只猫还需要进行全方位的武装加强。   赵健说:“检查检测是反兴奋剂工作中最基础的工作,但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虽然导致服用兴奋剂的因素复杂多样,但缺乏必要的高层次、高效力法律法规,使得反兴奋剂组织在开展斗争中无法可依,难以发挥有效作用,处罚不力,也是兴奋剂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通过阿姆斯特朗这件事,各国反兴奋剂界同仁都觉得应该借鉴美国的成功经验,由政府赋予反兴奋剂机构更大的法律授权,以确保反兴奋剂调查取证的顺利进行。”赵健指出,健全反兴奋剂立法,加大对服用兴奋剂运动员及有关人员和部门的处罚力度,包括其教练员、队医,甚至主管领导,无疑会增加使用兴奋剂的成本。当服用兴奋剂的成本大于其收益时,也许会促使相关人员放弃使用兴奋剂。   此外,教育从娃娃抓起,反兴奋剂教育也应从娃娃抓起。“目前我们的反兴奋剂教育主要集中在高水平运动员层面,从长远考虑还得往下走,落实到青少年层面,并且适时向公众推广反兴奋剂教育和理念,扩大反兴奋剂教育的覆盖范围。”赵健说。(记者陈萌)   《科技日报》(2012-10-31七版)

北京幻眼美容价格

祛斑美容医院

北京减肥塑型美容价格

北京面部美容医院

北京面部提升美容医院

面部美容中心

北京幻眼国际美容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