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虎门服装产业进化论套码团体及高级定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56:40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虎门服交会

“童装是中国服装的最后一块蛋糕”,小犀牛服饰有限公司负责人吴圣哲直言。第18届虎门服交今日开幕,童装占据了展会的半壁江山。成立刚5年的小犀牛,盘算着打造童装行业的“以纯”。18年前,首届虎门服交会中推出的七大服装品牌之一,松鹰开始走向高端品牌的“金字塔顶端”:11月13日,负责高级成衣定制的总监林鉴泉打了个“飞的”,从东莞飞到上海,给江苏的大客户量身。

在服交会迎来18岁成人礼的今天,虎门的服装产业正开始新一轮的进化和转身。

落寞的富民时装城

“新出一个女装款式,十几家店都有,外省‘打包客’不会来了。”富民时装城内,经营了13年女装的老贺一脸落寞,他计划关闭工厂缩小规模。

成人服装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越来越薄。在老贺看来,象征虎门服装最辉煌时期的富民时装城,光环早已黯淡。2000年,他在富民时装城盘下了10来㎡的小店面,月租3万元,开始到工厂拿货,批发女装,这种卖货方式业内叫“炒货”。

生意很红火,2004年,小店租金涨到4万元。富民时装城里寸土寸金,位置好的店月租已涨到十几二十万元。每年四五月生意旺季,老贺店里一片嘈杂:几个内地客户看上同一款漂亮的女衬衣,争抢不下,常常吵得不可开交。他在这里捞到了第一桶金,开了一家18个人的小工厂,专做淑女装。那一年工人的工资才1600元,自己开厂,挣得比“炒货”多:一件衣服炒货赚5块钱,自己开厂做,能挣15块。两年后,工厂规模扩大到80多人。

这是虎门服装最辉煌的时期。“以纯”、“灰鼠”、“松鹰”等各类品牌都已发展壮大。据统计,2006年,虎门全镇服装生产企业4000多家,服装产品的产量达到2亿件,销售额135亿,为虎门创造了6个多亿的税收。

不过,国内的服装市场很快遍地开花:仅2007年到2008年,全国就有37个新市场项目开业,投资额达466.85亿,总建筑面积约1300多万平方米,开始分流原有的市场“蛋糕”。后金融危机爆发,重创虎门服装业。

竞争越来越激烈,用工成本涨到了三四千元,没有商家愿意开厂,店家们又开始炒货。每出一个女装新款,富民时装城里十几家小店都挂出同个款式,内地来的批发商更少了,富民时装城冷清了很多。老贺缩小了80多人的女装厂,只剩下十八九个工人,“再缩就直接关了”。

从“套码”生产转向团体定制

“连30%的利润都难拿到,我们不可能再继续。”智瀚服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丽华摇了摇头。公司此前大规模生产女装,但利润越来越薄,今年7月起,直接调头,转向“团体定制”———为各大企业单位的员工量体裁衣,50套起订,定制专属的工作西服或女装等。

“年轻人越来越多,个性化的时代已到来。”陈丽华看好这块市场。在她看来,一件得体合身的工作制服也可提高企业员工的认同感。每个人的身板都不一样,原有服装流水线上大小统一的“套码”,很难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

比如,一件西服就有300多道制作工序,胸围、腰围、袖子长短等都直接影响客户穿起来的舒适度。公司原有的流水线作业都相应调整。“虎门是服装之都,随手一抓就是一把的车衣工,但要找一个能给西装接驳袖子的裁缝就找不到。”陈丽华介绍,最近公司就直接收购了海丰一家西装厂50%的股份,直接把生产环节外迁。一套团体定制的西服价格从500元到2500元不等,每一次接单,公司里的人都要全员出动,到客户企业去给员工量身。据了解,智瀚今年的营业额只有100多万元,陈丽华乐观估计,明年加大市场开拓,可达到五六百万元。她信心满满,“最重要的是量身,体现了一个人的尊贵。”

走向“金字塔顶端”高级成衣定制

有实力的一些服装企业则开始把这份“尊贵”发挥到极致。11月13日,59岁的林鉴泉从东莞专程飞到上海,再转车苏州昆山,给一个大客户的老板量身。这位客户定制两套西服,总价超过6万元。“派个年轻人去量身,大老板可能有不信任感。”林鉴泉15岁就进入服装产业,从一个普通的车衣工起步,到现在已是东莞市松鹰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监,掌管整个企业的高级成衣定制部门。

这个资产过亿的企业专门生产男装,1996年首届虎门服交会开幕,松鹰是虎门推出的七大服装品牌之一。2008年金融危机后,东莞传统服装产业受累纷纷倒闭,松鹰却砸2500万元到央视投放品牌广告,加速全国扩张,目前在全国已有300多家专卖店。

2012年起,松鹰又瞄准了新的市场趋势:高级成衣定制。在全国10家品牌旗舰店内设置了成衣定制的服务点。一套西服价格从16000元到66000元不等。

“能穿得起几万元一套西装的人不多”,如果从目前的营业额看,这一块所占比例很小,松鹰却积极布局这一块的高端市场,林鉴泉解释,国外的高级服装品牌都在做高级服装定制,松鹰此举就是要拉高自己的品牌定位。“只有纯手工,才能真正体现个性化”。林鉴泉直言,有钱人最怕在高级晚宴和会议场合上和别人“撞衫”。松鹰的高级成衣定制为此做到极致:即便是袖口的钮扣洞口,周边的线圈也是一针一线细细缝制。遇到重要的大客户,这个59岁的总监亲自打“飞的”前往量身。一套高级定制的西服一般都要几次修改,林鉴泉介绍,每套西服仅服务上的投入就高达5000元。

瞄准高级成衣定制的并不独此一家。今年6月,加博会开幕,进驻虎门开厂已17年的台企法柜就展出了售价一万元的旗袍。此企业之前生产价值一两千元的中高端女装,但金融危机后,一直盈利的法柜却开始亏损。“越低端钱越难赚,我们必须切入高端市场。”企业负责人吕立根介绍,他们直接买下了数百万的名画版权,为大城市的富太太们量身定制高端旗袍,直接把名画家的画印染到了真丝旗袍上。未来还可能跟国外的画家合作,把著名的油画作品印染到牛仔服或晚礼服上。

[新战场]

打造童装品牌的“以纯”

在虎门服装产业的这一轮转身中,小犀牛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圣哲则看好童装市场,“男装女装的市场已经非常饱和,这是中国服装市场的最后一块蛋糕”。

这个企业从1996年起就开始为国外品牌做服装加工,金融危机爆发后,同样面临危机,企业的营业额直接缩水了一半。决心转型,他们投入了一个多亿开始打造童装品牌“小犀牛”,到目前在全国已有1000多家门店,上半年的销售额已做到了1.8亿。

国内外其它服装大牌也在加速布局这一市场,包括以纯、安踏、H & M等品牌都开始增设童装专区,“大家就像狼一样盯住了这块肥肉”。虎门当然也想叼一口。今年8月,虎门官方就发布了《虎门镇委、虎门镇人民政府关于大力扶持童装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各项措施要打造虎门童装产业。

根据官方发布的调研报告,中国下一个阶段的最高出生率大约出现在2016年,人口峰值为2028年,该时期将迎来第五轮“婴童潮”。中国儿童产业至少还有15年的牛市。可提升的空间也很大:一方面,国内70%的童装厂家处在无品牌状态,国内童装市场还没有形成如男装、女装、休闲装、运动装那样的全国性品牌或领袖品牌,仍然缺乏领军企业。

虎门提出了目标,要打造“中国童装名镇”,力争到2020年,虎门童装的产值、销售分别占虎门服装服饰产业的30%-40%。据了解,为了扶持童装品牌的发展,今年的服交会上,童装占了展会的半壁江山。成立已5年的小犀牛则提出,“要打造童装中的‘以纯’”。他们和意大利的米兰进行资讯对接。为了吸引顶级设计师发展高端品牌,小犀牛把整个设计团队都搬到了上海,在上海开办了分公司。

南京玄武区刑事律师

国家检测中心

越秀高空作业车租赁

移动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