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暴风集团连拉四涨停深交所发问了

发布时间:2021-10-25 10:09:19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暴风集团连拉四涨停!深交所发问了

6月2日早间,深交所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在聘请财务总监和2019年年报审计机构;向投资者充分提示相关风险等。今天早盘暴风集团封于涨停,这已是该公司股价接连第四天涨停了。

暴风集团接连涨停

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二级市场上,5月26日至6月1日期间,暴风集团累计上涨39.57%。其中在5月28日至6月1日的三个交易日内,暴风集团连续涨停,截至6月1日收盘报1.94元。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26日,暴风集团报价1.33元创历史新低。

同期,暴风集团所在的创业板指累计上涨5.16%。深交所指出,同期暴风集团涨幅与创业板综合指数涨幅相比偏离较大。

对此,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就以下事项作出说明:公司是否在聘请财务总监和2019年年报审计机构,如是,说明进展情况及其可行性,预计聘请时间及年报披露时间;如否,说明对2019年年报披露的影响、拟采取的具体措施。

暴风集团2020年6月1日晚间还发布公告称,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0.95亿元的成交金额、18.97%的换手率以及近期连续大涨无不显示着短线资金炒作的疯狂。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三季度季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都是个人。但根据基金公司2019年年报和沪港通数据,公募基金和外资依然持有极少量的暴风集团股票。其中摩根大通持股市值达到23万元。

濒临退市的暴风集团遭爆炒

2020年至今,暴风集团就发布过23次《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而预计无法按期披露财报将进一步加剧这一风险。

5月28日晚间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也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未能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而按照规定,若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深交所可以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5月20日,暴风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今年4月22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完成聘任首席财务官的工作,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的编制任务;自公司披露与审计机构终止合作后,公司暂无年报审计机构,预计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根据规定,第一季度报告的披露时间不得早于上一年度的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基于以上原因,预计无法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

当时暴风集团称,公司仍在寻找首席财务官以及审计机构,但由于经营状况不佳、业务停滞、拖欠员工工资、负面新闻过多等原因,至今尚未有结果。公司将继续努力寻找有意愿的首席财务官人选和审计机构,并尽快按照规则要求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情况,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如期完成的可能性。

营收遭遇滑铁卢

去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亿元,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截至去年三季度,该公司的营收仅为0.94亿元,同比下降90.95%,而归母净利润亏损6.5亿元,同比下滑184.5%。

公告显示,上述报告期内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包括:一是公司根据经营情况对主要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进行了估计,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3.45亿;二是公司丧失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控制权确认投资收益2.8亿;三是公司本期发生诉讼赔偿费用约2000万元;四是公司互联网视频业务及互联网电视业务受竞争加剧影响,收入及毛利率持续下降。

年初至报告期末,预计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约2.48亿元至2.53亿元。

该公司已经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分析师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暴风集团退市只是时间问题,投资者参与炒作的风险非常高。

年报难产竟是因招不到CFO

暴风集团年报“难产”的原因是找不到人编年报。

事实上,自从实控人冯鑫被批捕后,暴风集团业务团队就开始分崩离析。2019年10月30日,伴随着公司第三季度报告披露,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次日,深交所便紧急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称关注到暴风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

与此同时,合作的审计机构也离暴风集团而去。2019年11月,暴风集团公告,收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告知函》,由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业务规模进一步扩大,2019年报审计业务繁重,在时间和人员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满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辞去2019年报审计会计师。

除了高管集体离职外,暴风集团的员工也大量流失。2019年12月,暴风集团公告称,除CEO冯鑫外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暴风集团目前仅剩10余人。公告还提到,由于资金状况紧张,暴风集团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暴风集团称,公司争取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披露公司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如期完成的可能性。

除了发不出财报,暴风集团还因为此前公布的业绩数据失准而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近期,深交所发布监管动态,其中提到,暴风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披露的预计净利润与第三季度报告披露的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且未在规定期限内修正。

昔日明星沦为“空壳”

从冯鑫被捕开始,业务停摆、人员流失、债务高企……昔日的明星公司一步步沦为空壳。

业务方面,曾经红极一时的暴风影音去年还推出了新的版本,如今该业务也已经交由其他公司代运营。今年2月10日,暴风集团与风行在线签署了合作协议等文件,暴风集团将其合法拥有的暴风影音APP,暴风影音PC客户端,暴风影音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风行在线代运营,代运营期限从2020年2月10日起至2021年5月9日止。

按照协议,风行在线扣除成本后,代运营的暴风影音客户端、APP产品收益按照甲乙双方3:7的比例进行分成。不过,此前有多位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暴风影音已经是过时的应用,不看好其发展。

除了发不出工资、编不了年报之外,暴风集团还面临着巨额的债务。2020年2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近期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公司存在无法支付上述费用产生的法律风险。

法律咨询

拆迁类型

企业拆迁律师

企业拆迁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