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解禁股东避税各显神通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8:03 阅读: 来源:防爆泵厂家

股东避税路线图

依据现行税收规则,公司制法人股东在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获得收益后先需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随后再向个人股东进行利润分配时还需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实际税负水平达到40%。

也就是说,如果东软集团第二大股东慧旭科技在3月14日解禁当天以15.08元最高价减持2.1亿股,市值将达31.668亿元;这部分持股成本为每股1.36元,扣除成本收益高达21.812亿元。其中需缴纳7.203亿元的企业所得税,此后向个人股东进行利润分配时还需缴纳的2.92亿元的个人所得税。纳税总额达10.123亿元,最后个人股东总计获利11.689亿元。

然而,通过清算的方式回避了二次征税的问题,慧旭科技这部分股份不需缴纳企业所得税,个人股东在减持时只需缴纳4.36亿元的个人所得税,如果选择在江西鹰潭等实施“税收优惠”地区的证券营业部减持套现,按目前市况,可获1.4亿元的返还金。也就是说,纳税总额最低仅为2.96亿元,个人股东总计获利18.852亿元,与正规渠道相比“赚”了足足有7.163亿元。

大股东集体突遭

“强制”清算

3月14日,东软集团9亿限售股上市流通,3月21日公司就发布公告称,第二大股东成都慧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在进行强制清算,其持有的2.1亿股将过户至137名自然人股东名下。在发布慧旭科技清算公告的同时,东软集团还公布了一份权益变动报告书,包括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慧旭科技法人代表赵宏在内的13位高管各自分得数百万股东软集团股票。对此,该公司有关工作人员承认,这份名单只是一部分,“因为其他分得股份的公司人员不是高管,公司没有披露义务”。

耐人寻味的是,申请进行强制清算的一般来说都是债权人,然而查阅慧旭科技电子卷宗可以发现,上述这宗清算的申请执行人,居然就是慧旭科技的137名自然人股东;更有意思的是,文书生效时间为3月15日,也就是在东软集团限售股份解禁次日。

无独有偶,丹甫股份(002366)3月1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五家股东长和投资、岷江咨询、建川物业、康海劳服、尚贤投资经其各自股东会审议通过,决定解散公司进行清算,并分别出具了清算报告。而在本次清算后,五家公司此前所持有的丹甫股份相关股权也因此被归至170余名自然人股东名下。丹甫股份于2010年3月12日上市,首批限售股已于今年3月14日上市流通,而上述5家股东恰好位列于解禁名单中。从年报可以看到,上述公司是丹甫股份十大股东中仅有的五家项目法人,共计持有4865.30万股,占公司实际流通A股的一半以上。

而在此之前,包括国恒铁路(000594)、华帝股份(002035)和民和股份(002234)等上市公司亦曾出现过股东“掐点”清算的案例。在认购国恒铁路定向增发的股份刚解禁之时,上海竹千代投资有限公司就准备“金盆洗手”,“因经营不善,并且主要股东欲移民国外要求撤资”,该公司股东准备注销公司进行清算,欲将其持有的8400万股国恒铁路股份按照约定转让给三位自然人股东;华帝股份的二股东华帝经贸也是在解禁后由于清算而注销,其所持公司2320.2万股按7位个人股东出资比例进行分配,无巧不成书的是,华帝经贸是华帝股份发起人股东之一,也是华帝股份控股股东九洲实业的一致行动人。

税负水平可降两倍多

限售股份已可以上市流通,当初的投资也已大幅升值,为什么股东们却要求对公司进行强制清算?分析人士透露了个中缘由,首先是为了避税,其次是方便减持。在持股解禁后立即清算,应是为规避公司制法人股东在抛股套现过程中所遇的二次征税问题。

据了解,依据现行税收规则,一般公司在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获得收益后先需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在随后向个人股东进行利润分配时,还需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实际税负水平达到40%。与此相对比,尽管监管部门此前已出台有关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征税新规,即要求IPO个人股东套现时同样须征个税,但整体税负与前述相比则大大减少。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先撤资清算法人后确权至个人的IPO股东,还可选择江西鹰潭等实施“税收优惠”地区的证券营业部减持套现。按目前市况,可获相当于32%纳税总额的返还金,亦即原先40%的税负水平最低可降至13.6%左右。

除了公司清算之外,大宗交易平台也是大股东避税的好去处。在竹千代清算之后,国恒铁路可谓是大宗交易满天飞,今年以来该股在大宗交易平台上,仅从三家营业部手中就卖出不下4亿元市值的股份,以增发成本价来看,股权收益近两成。同时在二级市场上,国恒铁路在交易时间也屡屡出现突击性交投的状况。

此外,项目法人此前持有股份被划归数位自然人之后,其持股比例大部分均低于5%,未来减持行为便无需出示权益变动报告,因此,股东急于清算的背后,还有为日后减持避税铺路的目的。

“合理”避税股东高管花样百出

实际上,通过清算的方式实现避税只是解禁股东资本财技的冰山一角。面对汹涌的创业板解禁狂潮,各家上市公司的董秘也几乎是人人殚精竭虑,“很多股东不要说资本运作了,连股票常识都不懂”,广东某上市公司董秘这样表示。而这也成为董秘们最为担心的事情,因为这些人的手中都握有数额庞大的流通股,一旦这些流通股集中套现,对于市值不大的创业板公司而言,股价时刻都有溃堤之祸。上市公司为了股价维稳,解禁股东高管为了顺利实现收益最大化,双方都是精诚合作各显神通。

其中,大宗交易平台已经成为避税的最佳场所之一。自3月1号以来,几乎每天都能在大宗交易平台上见到正泰电器的身影,而且是同一营业部国盛证券南昌八一大道证券营业部在不停地抛售,3月来该营业部合计抛出该股已经接近流通股本的2%;而今年以来正泰电器发布的高管股东减持公告,数额却远低于大宗交易平台上单单一个账户的交易量。广州某私募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排除股东通过低位完成限售股转让以实现避税的目的。对于这种股价较低时的“左手倒右手”游戏,该人士给记者进行了解释,“对个人转让限售股所得,按照财产转让所得,适用20%的比例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方法是以每次限售股转让收入减去股票原值和合理税费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如果股东准备长期持有公司股权,那么选择在较低的位置进行大宗交易,将股权转为普通流通股,以后这个账户上的股票上涨带来的收益就不需要再缴税了。

在这场避税游戏中,有些公司甚至使用了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手段。以银轮股份(002126)为例,公司137名自然人股东通过诉状,以“股权纠纷”为由将3353万股银轮股份从银轮实业的手中拿回自己的账户。有意思的是,这137名参与诉讼的股东中,还包括20余名中高层人员。这里就有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公司高管人员为何会率领普通员工将公司大股东告上法庭?有券商分析人士直言,“这种诉讼一看就是双簧,目的是为了避税。”按一般途径,银轮实业股东兑现股权收益,首先是银轮实业减持,然后向自然人股东实施分红,这样公司先要缴纳企业所得税,分给个人后还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而通过仲裁的方式过户给自然人,就免去了缴纳企业所得税这一环。据业内人士测算,如果银轮实业直接减持,公司方面需要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将高达2.56亿元。

四川广安白癜风医院检查费用

阴道炎复发有哪些原因?

重庆专业治疗性病的医院在哪

南京皮肤病医院_灰指甲在何种情况下最易复发?

上海微管可视人流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有哪些高发群体